<th id="1b9zd"><address id="1b9zd"><th id="1b9zd"></th></address></th><th id="1b9zd"><noframes id="1b9zd">
<th id="1b9zd"><noframes id="1b9zd"><progress id="1b9zd"></progress>
<span id="1b9zd"><address id="1b9zd"></address></span>
<th id="1b9zd"></th>
<th id="1b9zd"></th>
<th id="1b9zd"><noframes id="1b9zd"><span id="1b9zd"></span>
<span id="1b9zd"><noframes id="1b9zd"><strike id="1b9zd"></strike>
當前位置: 首頁> 行業動態 >“重啟”教育,讓孩子去尋找自己的答案

“重啟”教育,讓孩子去尋找自己的答案

2022-02-01 15:11:15Future9


FUTURE'9

9位講者,每人9分鐘,一起想象教育的未來


此文是埃爾特教育聯合創始人張釋文于2017杭州名師名校長國際論壇大會發言


我沒有在任何學校從教的經驗,但是我有被教育的經驗。相信每個老師都對兩種學生特別深刻,一種是你說一他就知道十了,還有一種你說十句話他只能聽懂半句話,特別不幸,我在上學的時候就屬于后面的這種人。


上中學的時候,150分的試卷我曾經考過27分。我記得特別清楚,老師說,你這個成績,就是把答題卡扔在地上,踩兩腳,也不止27分。



人工智能時代的個性化學習,這個是我今天的命題作文,這個命題對我來說太大了,可能因為我過去做過計算機方面的工作,所以主辦方覺得我講這個話題比較合適。但是要談論和未來相關的東西,真的很難。


德魯克是現代管理學的大師,全世界他的信徒不可計數,在中國,德魯克的信徒把自己稱為“說德語”(德魯克語言)的人。就是這樣一個偉大的人,他在29年的時候發表了一篇預測經濟和股票走勢的文章。當時的美國經濟是一片繁榮,他也充滿了樂觀的態度,所以他做了積極的預測。但之后四個月,股票斷崖式下跌,緊接著就是持續三年的經濟危機。


德魯克晚年回憶說,他最慶幸的是那本期刊到今天沒有人保留。那一次失敗使德魯克意識到,歷史的發展從來都不是線性的,甚至不是連續的,而是跳躍的,斷裂的。經過這件事,他總結了一個教訓,那就是:預測未來是不靠譜的。


既然未來無法預測,我們怎么應對呢?德魯克的答案是一句話:觀察身邊正在發生的未來。



那么這一年多時間,我們身邊正在發生怎樣的未來?很多人第一反應是人工智能。


確實是,今年被稱為人工智能元年,其中的代表就是AlphaGo,在人類一直引以為傲的圍棋領域,先后戰勝了樊麾、戰勝了李世石,戰勝了柯潔,然后,又戰勝了自己。


前段時間,相信很多人的朋友圈都被AlphaGo的新版本,AlphaGo Zero刷屏了。一個全新的算法,通過白板式的學習,在沒有任何先驗知識的前提下,沒看過一個棋譜,也沒有一個人指點,從零開始,通過完全的自學,以100-0戰勝了它的前輩,第一個版本的AlphaGo。在極具挑戰的圍棋領域,達到了超人的境地。


很多朋友認為這是人工智能領域具有劃時代意義的一件事,顛覆了人工智能、顛覆了圍棋、也顛覆了人類對機器的認知。


而在我眼里,他真正顛覆的,是教育。



今天,我身為一個教育從業者,站在這里,面對著這么多的老師、校長,我要壯著膽子說一句,AlphaGo Zero的進化,再次驗證了一件事,那就是,在這個世界上,“教育”是不存在的,存在的只有“學習”。我們是沒有辦法“教育”一個人的,我們能夠做的,只是陪伴他,共同學習。


黑塞在《悉達多》這本書里,描述了悉達多離開喬達摩時,二人的一段對話:悉達多說,智慧是無法被傳授的,被傳授的只有知識。你的語言再生動,表達再細致,也無法讓別人得到你開悟那一刻的體驗。這一切,都需要我自己去追尋、去體悟。


這句話我非常認同,而且我認為,不僅智慧無法被傳授,就連知識也是無法被傳授的,我們可以傳授的,僅僅是信息而已,information,不是knowledge,而信息是否需要以我們現有的教育方式進行傳授,我認為是值得去質疑的。


一定有人會質疑,教育如果不存在,我們現在的學校教育算什么呢?


我又要壯著膽子說了,我們現在的學校教育,不是“教育”,而是“訓練”。這是我們的教育,從誕生那一天開始就注定了的。


我們知道,今天這種分年級、分科式的教育,其實誕生的時間不過二百年,在二百年以前,教育還是聰明人和聰明人的對話,,甚至孔子,他們的教育方式,都是與學生對談,那時候的教育,是一種“關系”,一個獨立的個體與另一個獨立個體之間的關系。


,1806年的耶拿戰役,普魯士遭遇慘敗,他們總結教訓,認為需要訓練出更多更聽話的軍人,來組織更有序更服從的軍隊,于是在1809年推行了著名的洪堡教育改革,將1717年頒布的義務教育法進行了更加細致、嚴格的深入推廣,并且普及到了大學階段。從此,普魯士全境開始了這樣一種全新的教育方式,把7歲以上的孩子,按年齡劃分成不同年級、然后分學科進行教育,在這個屋子里學數學,去下一個屋子里學物理。也就是我們現在學校里都在實行的這種教育方式。這種教育方式的初衷,是為了訓練更標準化、更服從的軍人,以便組織更有序的軍隊。



到了125年前,這個模式傳入到了美國,在福特、卡內基、摩根斯坦利、范德比爾等人的推動下,在全美國得到了普及,并最終發展到了全世界。


這種標準化教育的唯一目的,是培養流水線上合格的工人。這也就是為什么福特、卡內基他們會如此熱衷推行這種教育方式。教育的目的,就只是培養出熟練操作機器的手。所以亨利福特曾經抱怨說:“為什么每次我要一雙手,他們卻都要給我附帶一個腦子?”。



這種模式一直延續到了今天,這種把孩子按照年齡劃分,分年級分學科的教學方式,讓同樣年齡的孩子坐在一起,無視他們的個體差異,讓他們面向黑板被動的接受教育,依然是一種工業時代的思維,這種模式意味著,我們認為孩子們最重要的共同點,就僅僅是他們的“生產日期”。


我們的教育,依然停留在培養社會化大生產下的合格勞動力階段。我們的教育,從來都是把人當作工具來訓練、來評價。這是“訓練”,不是“教育”。


而教育的核心,是讓人如何成為更好的自己,教育的目的,是讓人學會如何學習,通過學會如何學習,成為一名終身學習者,進而自我覺察、自我認知,最終接納真正的自己。而這一切,我們是無法通過灌輸的方式傳達的。


一切的學習,都是自我學習。怎么學,比學什么更加重要。就像達爾文說的:我所學到的任何有價值的知識,都是由自學中得來的。


當然也有人認為,我們教育最重要的是傳遞我們的經驗,這也是人類得以繁衍、進化的重要基石。


但事實上,經驗是非理性的,而且是非常私人的,我們只總結出的所謂經驗,只是站在我們個人角度上,對過去事情的一種私人總結,他于事情的規律和結果,只能說是只相關不因果,一個人的寶貴的經驗,往往對于另一個人來說,卻是致命的毒藥。


當然,我們有一些基于技術、技能的經驗需要傳授,但這種傳授應該是克制的,是在孩子試錯之后的,當我們迫不及待直接告訴學生時,意味著我們認為我們的答案是正確的、而且是唯一的。但是人類經驗由于樣本空間大小的限制,往往都收斂于局部最優而不自知,這一點已經在AlphaGo Zero的進化上得到了證實—人類的下棋數據將算法導向了局部最優,而實際更優或者最優的下法與人類的下法存在一些本質的不同,人類實際“誤導”了AlphaGo。并且,AlphaGo Zero放棄學習人類而使用完全隨機的初始下法,訓練過程也一直朝著收斂的方向進行,并沒有出現難以收斂的現象。


我們應該相信,我們每個人,每個孩子,都是完整的,都是自帶答案的。老師也好,學校也罷,應該做的事情,就是啟發孩子,去提出更好的問題。然后,讓他去尋找自己的答案。


每一個孩子都是完整的,他們都有自己的答案,有自己看待世界的眼光,無論年紀大小,三歲也是完整的三歲,而不是六歲的一半。


舉個例子,我有一個好朋友,名字叫粲然,她創辦了一家非常知名的幼兒園,名字叫三五鋤。有一次,她在幼兒園里,給孩子們上她們的“神怪課程”,講到目連救母這個故事,在故事里,目連的母親在地獄受苦,目連去地獄里救他,遠遠的,看到母親眼睛耳朵鼻子都噴著火,目連克服障礙去救母親,越走越近,看著母親,眼睛耳朵鼻子都噴著火,然后老師就問孩子:媽媽怎么了?孩子們的回答是:媽媽生氣了!


我們看,孩子們有自己看待世界的方式。然后,三五鋤的老師沒有立刻糾正孩子,而是順勢問,那媽媽生氣了,我們說一句什么樣的咒語,能夠讓媽媽開心呢?我們大人都以為,孩子會回答媽媽我愛你啊,媽媽別生氣啊,這類的。但是孩子們的答案完全不同,一個胖胖的小男孩站起來大聲說:媽媽,快上淘寶吧!


每一個孩子都是自帶答案的,都有自己看待世界的眼睛,我們不應該急于讓所謂的唯一真確的答案,去占領她的頭腦。尤其我們看到科技的發展,對人的評價,不再是你知道多少正確答案。就像硅谷里流行的一句話:這個世界不會再為你知道多少而買單,谷歌知道一切。當然,把這這句話里的谷歌改成百度也沒問題,只是大家小心上當。


所以有人預測,到了2035年,5-7成的人類工作,會被人工智能取代。我也相信,未來,和運算、存儲相關的事,都與人類無關了。


但這并不值得我們悲哀。我們之前把人當作機器、當作工具來訓練、來評價,那只是一個不得已的權宜之計,今天,終于有機器來做原本就應該由機器來做的事了,我們又何必為自己失去枷鎖而憤憤不平。


2014年,Financial Times曾經進行過一次數據調查,調查顯示,年度最緊俏的十大職業,有七種職業,在四年前都不存在。也就是說,此刻,我們坐在教室中的學生,進入社會后,將面臨的是從未存在過的職業需求。


如果我們的剛需是讓孩子在未來的社會中保持競爭力,那我們應該是讓學生掌握的能力,是如何學習他從未接觸過的知識。學習的本質,是學會如何學習。,稱職的教師要求學生去學的東西,首先就是學本身,而不是別的什么東西。


而這些, 都不是依靠單向的灌輸和刷題能夠訓練出來的。作為老師我們能夠做的,只是構建孩子學習的環境,讓孩子通過學習成為他們自己。


舉一個例子,我的中學是在省重點上的,當時電腦還是個很稀罕的物件。我們的電腦課特別隆重,隆重到什么程度?隆重到需要穿鞋套!有一次我問我的老師:為什么上電腦課要穿鞋套???老師很嚴肅的跟我說:因為電腦容易感染病毒。


如果老師不再認為自己是信息的壟斷者,和我們一起學習的話,他可能就不會在多年以后成為我回憶里的一個笑話了。


那給大家看一下相反的例子,我們知道,2016年,在美國,奧巴馬政府曾極力促進把電腦編程放進K-12的課程里,但是直到今天,即使像加州這種硅谷之鄉,大部分的高中仍然不開設電腦編程課。因為真正的挑戰是:你怎么讓那些對電腦并不熱愛的孩子,對枯燥的編程著迷?


Google 和麻省理工的媒體實驗室,通過一個名叫Code的開源組織,進行青少年編程教育的新的嘗試。code在奧克蘭的一個社區附近搞了一個學習空間,讓學生們通過完成項目來學習編程技術。這里最大的特點是沒有老師,只有“教練”。最關鍵的是,這些“編程教練”并不懂得編程技術,他們都是對編程有興趣的成年人,需要和學生們一起想辦法通過編程做出東西來。這些教練的共同點,Code.org概括為:熱情、感召力、好奇心、學習能力。他們需要和孩子一起學習,同時激發孩子的創造力和求知欲。



我們看到,老師已經不再需要是信息的壟斷者,也不需要扮演無所不知的那一個中心,老師需要做的,是陪伴學生,一起學習,一起成長。


楊東平老師昨天講到,成都的好奇學校也在開設編程課程,他們選擇Python作為入門語言,因為python是一種最貼近自然語言的編程語言。他們的校長池曉會帶領孩子學習這門課程,而池曉本人是不懂編程技術的,但他對編程技術有很強的學習意愿和動力,愿意和學生一起,通過游戲的方式學習編程。上周我和池曉聊了他們的編程課程,我相信,第一學年結束后,他們的水平就會超過初級程序員了。


埃爾特也一直在做課程,我也在思考,項目式教學,為什么能夠成功,是因為他打破了學科之間的壟斷,顛覆了傳統的評價方式,還有別的么?我自己反思的結果是,這種學習,給了學生學習的意義和學習的成就感,有真實的反饋。馬克斯韋伯說,人說懸掛在意義之網上的一種生物。


有人會說,我們之前的學習也是有意義的啊,我們跟孩子說,你如果不好好學習,就考不上大學,考不上好的大學,你以后就沒出路了,在社會上難以生存。


這個不是意義,這個是恐嚇。我們的教育,是以對生存的恐懼來維系的。


人工智能時代,我們的學習和工作,更多的將是基于意義,而不是基于生存,我們認為,這是人工智能對人類行為作出的第一個改變。


所以我們現在在做一個很大的測試——場景+情景+角色的學習。


我的好朋友安豬(多背一公斤的創始人)提出了一個概念:每個人都是由不同的角色來定義自己的,而每個角色背后都有其知識體系,這個知識體系是可以模塊化,并通過敏捷開發的方式來學習的。他在網上開了一個虛擬學校,兩周之前已經正式開學,在做這方面的嘗試,推薦大家關注。


埃爾特也做了一個很大膽的課程,叫作“世界重啟”,或許把它歸為游戲更合適。游戲內容是讓我們所有上這個課程的孩子先接受一個背景:世界重啟了,人類毀滅了,我們是這個世界僅存的一些人,我們接下來的目的是什么,我們如何重建人類文明。


好奇學校的夏令營曾經做過這個主題的嘗試,孩子們的反響非常好。


而埃爾特在做的“世界重啟”,是一個全科的學習體系,是一種場景+情景+角色的學習模式。



舉個例子,很多小孩子,尤其是學齡前的孩子,他們在做數學題的時候很困難。你跟他說這兒有三個蘋果,那兒有兩個蘋果,一共是幾個蘋果,五個蘋果。然后你說3+2等幾,等于6。


因為孩子無法理解蘋果這個具象的東西和數字這個抽象的東西之間的關系。那我們的數學課是怎么上的?我先告訴大家這個世界上沒有數字,怎么樣自己來開創一個我們自己數學的一個規則。


我們從怎么數數、為什么要有數字開始。如果現在我們就是世界毀滅之后的一波人,我家里有三頭牛,怎么來表示呢?也許孩子們會畫畫,但是他們越來越發現這種方式是不方便的,他們開始考慮如何表達,有三個東西這樣一個概念。


有孩子拿樹枝來表示,有孩子發現用手指最方便。之后,我們會引導孩子明白人類文明中絕大部分都是十進制的,因為他們剛開始也是拿手指計數的。之后我們會想,有沒有一種文明,不是十進制的呢,不是十進制,說明他們的數學更抽象,也就更高級。我們發現,古巴比倫人的數字,是六十進制的。那么我們再研究,六十進制對今天有沒有影響......


我們完全按照數字的發展方式來跟孩子重新研究數學,包括重新推導我們自己的數學規律。


這是一個比較大膽的實驗,怎么學語言也同樣如此。我認為最好的學習語言的方式就是創造一門語言。托爾金也好JK羅琳也好,他們的著作里都有自己獨創的語言,看起來是獨創的,其實也符合語言的規律規律。我們可以帶著孩子創造一門語言,然后再來帶孩子掌握什么是學習一門語言的規律。


我們消解自己本身的老師角色,跟孩子一起在一個場景里共同成長。我不敢說我們嘗試是成功的,我的數學課分別給六歲和九歲的孩子試講過,從目前的反饋來看,首先在數學上孩子不會反感,孩子在數學的領悟上會有更多的腦洞大開的想法,我覺得這條路是值得繼續走下去的。


如果讓我們總結過去教育做的嘗試,或者是規律的話,我非常喜歡黃曉丹老師的總結:


第一,就是真實生活的需求才是學習的驅動力;

第二,最自然而然的學習方法是試錯;

第三,應該尊重直覺在學習中的重要性,等待直覺的濃度積累到一定的程度,自己發展出理性的需求;

第四,跟隨孩子的節奏,就他們此時此刻涌現出的需求,提供及時但不過分的幫助。


最近參加了很多教育論壇,包括最近一天半的論壇,其實大家的很多理念和想法,在各個論壇上都有聽到。但看到現實我又覺得特別的分裂,當我到各個地方體制內學校去學習的時候,我發現他們的學習模式依然是這樣的。


在一個場域大家談的都是教育創新怎么做,離開了這個場域又回到了這個樣子。昨天有朋友問我你參加這么多的教育論壇,你的感觸什么?我說,我們身處豐饒之中,卻逐漸饑餓而死。


我想,離開了這個論壇,只有我們每一位老師、每一位校長都去真正踐行,這個論壇才有價值。我個人的體會是,我們每個人從教育者的角色中走出來,和孩子一起成長,由教育者變成陪伴者,我們才有可能成全孩子。就像紀伯倫說的,我們和孩子之間的關系,是我們應該竭盡全力成全他們,而不是讓他們成為我們,因為生命不會后退,也不會在過去停留,謝謝大家!


此文是埃爾特教育聯合創始人張釋文于2017杭州名師名校長國際論壇大會發言




掃描二維碼,關注更多F9內容




亚洲午夜国产精品无码中文字
<th id="1b9zd"><address id="1b9zd"><th id="1b9zd"></th></address></th><th id="1b9zd"><noframes id="1b9zd">
<th id="1b9zd"><noframes id="1b9zd"><progress id="1b9zd"></progress>
<span id="1b9zd"><address id="1b9zd"></address></span>
<th id="1b9zd"></th>
<th id="1b9zd"></th>
<th id="1b9zd"><noframes id="1b9zd"><span id="1b9zd"></span>
<span id="1b9zd"><noframes id="1b9zd"><strike id="1b9zd"></strike>